-建议法定最低婚龄,改为男20女18-!18岁可结婚其实是一个利好建议-

作者: admin 分类: 新闻 发布时间: 2019-04-26 09:22

针对我国当下存在的人口问题,全国人大代表、贝达药业董事长丁列明指出,现行法定结婚年龄及鼓励晚婚晚育的规定已与我国当前的人口发展形势、生育政策等不相适应,建议尽快对现行婚姻法的相关条款进行修订。丁列明建议,将结婚年龄“男不得早于二十二周岁,女不得早于二十周岁”改为“男不得早于二十周岁,女不得早于十八周岁”,同时删除“晚婚晚育应予鼓励”。

图片来源:摄图网

2月28日,国家统计局发布《2018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我国60岁以上的人口比重达到17.9%,而015岁人口比重为17.8%,这是近些年来60岁以上人口数量首次超过015岁人口数量,我国老龄化程度加深。

事实上,自十二五以来,我国人口总量增长势头大幅减弱,劳动年龄人口和育龄妇女明显减少,群众生育意愿发生重大转变。为应对这些重大转折性变化,我国从2016年1月1日起实行全面两孩的生育政策。

全面两孩政策放开之后,高龄产妇比重明显增加,所谓高龄产妇是指第一次妊娠在35岁以上的产妇或受孕时在34岁以上的产妇。有临床统计资料显示,年龄超过35岁的孕妇发生早发性流产的几率是适龄生育者的23倍。

针对我国当下存在的人口问题,全国人大代表、贝达药业董事长丁列明指出,现行法定结婚年龄及鼓励晚婚晚育的规定已与我国当前的人口发展形势、生育政策等不相适应,建议尽快对现行婚姻法的相关条款进行修订。

他表示现行现行法定结婚年龄及鼓励晚婚晚育的规定主要是为了服务于计划生育政策,控制人口过快增长。为了缓解人口增速过快给经济社会发展带来的压力,1980年党中央发出《公开信》提倡一对夫妇生育一个孩子。与此政策相衔接,我国《婚姻法》于1980年提高了法定结婚年龄并开始鼓励晚婚晚育,这一规定曾为控制我国人口过快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

但是当前我国人口发展已呈现重大转斩性变化,法定结婚年龄及鼓励晚婚晚育的规定已与国家现行生育政策和工作目标脱节。2016年1月1日起实行全面两孩的生育政策,表明人口和计划生育工作目标由以控制数量为主转向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

丁列明指出,我国现行法定婚龄在国际上、我国历史上均处于最高水平。从国际来看,大多数国家的法定婚龄在18岁至16岁(澳大利亚、丹麦、芬兰、波兰均为男21岁、女18岁,瑞士、越南均为男20岁、女18岁,德国、瑞士均为男女18岁,朝鲜男18岁、女17岁,日本与韩国男18岁、女16岁,法国男18岁、女15岁,英国、葡萄芽、巴西、菲律宾均为16岁,美国一般为16岁,俄罗斯男女均为14岁)。从我国历史上看,法定婚龄在16至13岁间(唐朝男15岁、女13岁,宋、明、清男16岁、女14岁,民国时期男18岁、女16岁,1950年至1980年男20岁、女18岁,1981年到现在男22岁、女20岁)。从我国的港澳台来看,香港、台湾均为男18岁、女16岁,澳门最低男女均为16岁。

就此,丁列明建议,按照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的促进生育政策和相关经济社会政策配套衔接要求,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六条作出以下修改:将结婚年龄男不得早于二十二周岁,女不得早于二十周岁改为男不得早于二十周岁,女不得早于十八周岁,同时删除晚婚晚育应予鼓励。

另据了解,丁列明还提出了关于进一步加强与优化人类遗传资源审批流程的建议;关于进一步优化药品审评审批制度的建议;关于将人工耳蜗纳入国家医保目录的建议;关于完善专利法修正案草案创新药品专利期补偿制度的建议;关于坚决攻克深度贫困堡垒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建议;关于兼顾水质类别实行差别计征水资源税的建议;关于完善中小学极端心理危机干预机制的建议;关于优化票务服务机制化解群众退票难的建议。

低龄事实婚姻得不到保护

出席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的韩方明委员认为,我国多年来生育率持续低迷,低龄事实婚姻得不到保护。低生育率意味着劳动力供给锐减、老龄化速度加快、社会养老成本沉重、失独家庭增加等,这些因素将直接影响未来我国的综合国力。

低龄事实婚姻是指不到法定年龄的青年男女结为夫妻、共同生活的现象。对于低龄事实婚姻得不到保护的问题,他介绍说,因未达到法定婚龄,婚姻双方普遍选择先行办理结婚仪式,虚报年龄领取结婚证,甚至办理假结婚证等方式开始事实婚姻。一旦双方感情发生纠纷,法院往往只能以同居关系处理,对于处于弱势地位的妇女的权益保护,以及倾家荡产结婚的男性的经济利益保护均十分不利。而降低法定婚龄,对保护低龄事实婚姻可行。韩方明说。

韩方明表示,根据青年男女身心成熟趋向早龄化、中国人口老龄化的现状、新生儿增长率下降及可预见的中国年轻人的养老压力增加等因素来看,适当降低法定婚龄符合当今国情,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对此,他解释说:

一是有利于加快提升人口数量。中国总体的平均结婚年龄是在26周岁,并且这个年龄还在不断的提高。如男女法定婚龄均降低两岁,可促进人口增长速度加快。

二是有利于提高人口质量,优化人口结构。目前我国女性平均生育年龄为29.13岁。而大数据表明,过晚生育不仅可能影响胎儿健康,还会给母体带来一系列问题。生育年龄合理降低不但更符合科学优生目标,更有利于缓解我国人口老龄化问题。

三是有利于减少不必要的人工流产。中国每年有统计的接受人工流产手术人次多达1300万,重复流产率高达55.9%,并呈现低龄化的趋势。法定婚龄的降低,已达成事实婚姻的男女双方,将减少未婚生子难上户口等政策障碍,人流手术因此有望减少。

他说,随着时代不断发展,人民生活条件和生活水平较之前已经极大改善和提升,国民的生理和心理在当今的信息化时代已经更加成熟,仍维持以往的法定婚龄不具有现实意义。

降低最低年龄不是强迫早婚

韩方明也谈到了不赞成修改法定婚龄的声音。反对者的理由是,按照目前的教育体制,18周岁或20周岁正处于学习教育阶段,思想不成熟、经济基础弱,难以担负家庭责任等。但需要说明的是,降低法定婚龄仅意味着在更低的年龄即享有结婚的权利,并不是强迫早婚,更不是鼓励早婚,而是切实保障有早婚需求的人群的权益。韩方明说,我国法律也规定了年满18周岁的公民即享有完全的民事行为能力,降低法定婚龄具备宪法法律基础。

韩方明最后表示,至于培养正确的家庭责任观,更需要努力的方向是倾斜社会资源进行家庭文明建设,传播科学的婚姻文化知识以促进家庭关系和谐,而不是固守不合时宜的法定婚龄。

北大教授:18岁可以结婚其实是一个利好建议

北京大学人口所教授穆光宗表示:

根据我国《宪法》和《民法通则》的规定,18周岁以上的公民是成年人,已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在这个意义上,降低到18岁可以结婚更多具有人权保障的意义,亦与国际接轨。在理论上,其人口学意义是有助于缩短人口再生产周期,提高人口世代更替的速率,降低未婚少女人工流产甚至堕胎的比例,有利于新生代国民的健康。当然,法律准许18岁结婚并不意味着鼓励早婚,这一条法律也不具备强迫性,而是让年轻人多了点选择空间。

需要提醒的是,有必要区分成年与成人这两个概念。18岁生理上成熟名之成年,人格发育完整才可以说成人,成人的标志是有自立于世的能力和勇于担当的责任。无疑,生理上的成熟并不必然等于心理上的成熟和人格上的成长。现代生活方式使少男少女的性成熟提前,婚前性行为低龄化弊端多多,带来了不安全的性和生殖健康等诸多问题。降低婚龄或许可以部分缓解这些问题。

删除晚婚晚育应予鼓励这一建议值得点赞,契合我国低生育、少子化和老龄化的人口新常态。我国新时期应该鼓励适龄婚育,而18岁可以结婚标志着社会已经对成年达成共识并通过法律形成契约。18岁允许结婚,男女平等可也。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