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造业“驱动成长”时代已结束

作者: admin 分类: 随心杂谈 发布时间: 2019-07-18 10:53

  生长在平庸年代的人们,最想问的应该是经济会再度繁荣吗,相信景气循环论的人或许还会抱有一丝希望,等待春燕降临,但这一次的景气谷底跟往年不同,我们无法期待萧条会如浮云一样离开,而是必须重新认清成长引擎少了甚么,对症下药。

  彭博观点(Bloomberg View)指出,工业革命让部分国家在19与20世纪突飞猛进,过去三十年全球经济更是看到惊人的发展,人们就认为在经济发展过程中,各国的生活水准是会逐渐齐平。

  但作者Noah Smith认为这种看法混淆了我们看经济成长的预测模型,事实上只有在80年代,先进国家之外的经济体成长速度增快,让全球收入分配较为公平,看起来旧经济模式好像有效。

  但之后能持续吗?自从2000年后,中国将巨额储蓄移转到资本投资,从已开发国家吸收科技技术,成为全球主要的经济引擎,展开历史上最惊人的现代化过程,将农村人口送到都市,同时也带动如巴西、俄罗斯等许多资源出口导向的发展中国家,透过卖石油、金属与其他资源来实现经济成长。

  问题就在中国经济成长率从10%放缓到7%,而且下滑趋势才刚开始,房价与股市下跌是未来经济修正的先兆,随着中国放缓,巴西、俄罗斯也受到冲击,金砖四国时代黯然。

  Smith表示,这也是无可避免的,因为没有一个国家可以永远都快速成长。现在真正该担心的是,如果其他国家也一蹶不振该怎办?如果中国是最后一个循工业化道路成长的经济体该如何?

  这种方式是唯一一种经过时间考验的致富道路,让农人到工厂工作,进口国外制造技术,生产力大增,经济学家W.ArthurLewis将之称为经济发展的二元经济模型(Dual Sector model)。至今,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因为将农人转移到服务业而提升集体收入水平,所以才会认为制造业或许有独特之处。

  制造业特殊属性是进口国外技术比较容易,但是在服务业,生产力无法复制,因为服务业的生产力是来自组织模型、人才资本与其他无形资产,贫穷国家很难学习,也很难快速成长。

  但现在,制造业在萎缩,虽然产品总量在增加,但制造业占GDP比重往下降,全世界都一样,因为现在制造业效率太高,产品愈来愈便宜,无利可图。如果制造业也变成一个利基活动,贫穷国家就麻烦大了。

  中国可能是最后一个跳上工业化列车的国家,印度、非洲、拉丁美洲、中东都可能被甩在后面,但是如果一国经济是由国内而非全球趋势驱动成长,很可能会在发展中国家之间出现长期异质性,换句话说就是贫穷国家永远无法跟上。

  因此,Smith认为,发展中国家如印度总理穆迪在推动基础建设的同时,应该更重视教育,因为人才资本对现阶段的全球经济而言,才是最迫切的需求。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